“上节目之前,我真没想太多,但没想到反响会那么大,甚至有网友叫我‘女神’、‘白富美’什么的。其实,我并不习惯这样,我很简单,就是一个会打篮球的高妹。”许诺说。

近来,江苏卫视《非诚勿扰》节目上,出现了一个亮丽的身影,她就是江苏女篮队员许诺。和平时人们印象中的运动员不同,许诺皮肤白净,身材纤细,打扮时尚,和台上大多数女孩子一样,只是因为她身材较高,才显得有些特别。

初登《非诚勿扰》的舞台,许诺的开场白是:“我叫许诺,身高1.95米,来自南京,我是一名职业篮球运动员,获得过两届全运会第二名,一届第三名,还有亚洲锦标赛第一名,世界青年锦标赛第三名……”

“开场白我真的没有特别去想,之所以那么说,就是想用最直接的方式,把自己介绍给大家。”许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。运动员特有的率真,让许诺一下子赢得了很多人的关注,社交媒体上,更是一片赞誉,之前并不为人熟知的许诺,成了大众和媒体关注的焦点。

“关注我的人一下子就多了,我是真没想到。”许诺说,“家人、朋友和队友都来问,不是很熟的人,也会发微信祝福我,或问问情况。熟悉的人,还会直接告诉我,在电视上‘脸大’或者衣服搭配得不好什么的。”

许诺坦言,第一次上《非诚勿扰》,因为陌生感,让她有些紧张,但随着越来越熟悉节目的流程,她开始从中体会到一些自己生活中缺少的东西,而这恰恰是她上节目的目的之一。

“到目前为止,一共录了8期节目,通过和主持人‘孟爷爷’以及两位嘉宾老师的交流,我对自己的生活和爱情观有了重新定位。其实在最开始,我也没有把《非诚勿扰》只当做一个相亲节目,它应该是一个生活类的节目,可以增长见识、开阔视野。”许诺说。

当运动员给大部分人的感觉是枯燥无味的,其生活轨迹不过是宿舍和训练馆两点一线。但是,诸如许诺这样的“85后”的运动员,已经不再是封闭的,她们的心态更加开放,不会被旧观念束缚,她们也想展示自己的另一面,《非诚勿扰》这样的沟通平台,则搭建起了这个桥梁。

“实事求是地说,我并没想着一定能在节目上找到男朋友,但运动员的圈子真的太小,找个合适的男友很不容易,我们为什么不多找一些选择的机会呢?”许诺向记者透露,到目前为止,她还没有在节目上发现心仪的对象,“我不会给自己划定一个界限,比如参加多少次后没有找到就放弃,我会一直参加这个节目的,因为我觉得这个节目对我帮助很大,但前提条件是,不能影响我的训练,因为篮球才是我的工作。”

上《非诚勿扰》让许诺很开心,这从她接受采访时的语气就可以听出来,她还给记者讲了一段上节目的趣事。“第一次上节目时,我竟然昏倒了!”一位职业篮球运动员,竟然会当场昏倒,让记者感到不可思议。“我也觉得很奇怪。”许诺说,“我从15岁打篮球,在球场上跑了多少个来回,从来都没昏倒过啊!后来,到医院一检查,原来是低血糖。我想了想,可能是因为我们一下子要录好几期节目,从早晨6点多起床后,一直录到下午,中午又没吃饭,饿的。”

《非诚勿扰》让许诺有了一夜成名的感觉,当然,被关注肯定也会带来一些困扰,许诺就告诉记者,她不喜欢被大家放进另外一个群体,“我上节目的衣服,都是我平常穿的,因为我平时也爱臭美。所以,我不喜欢外界觉得我很特殊,问我找男朋友难不难啊,平时怎么买衣服啊什么的。我想说的是,我跟其他女孩子没有什么不同,也要睡觉、吃饭、生活,我只不过是一个爱打篮球的高妹。”

许诺还说,在网络上,有人认为她上节目会耽误训练。对此,这个1987年出生的姑娘,表现出运动员特有的倔强:“我录节目都是在业余时间,教练、队友和领导都很支持我。我现在还想打篮球,还对篮球有热情,虽然我现在身体不大好,我也会出现在下赛季联赛的赛场上,不是为了证明什么,我就是想告诉大家,打篮球和上节目之间,并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,我可以上节目,也可以打好篮球,为球队做出贡献。”

许诺并不是第一个参加《非诚勿扰》的运动员,从足球运动员刘智宇、“枪王”江晖,到美女乒乓球运动员张丝丝、赛艇世青赛冠军徐蕊、皮划艇冠军许亚萍、原女足球员周雨薇等,许诺和她们一样,参与其中并不是为了出名,或真的在节目上找到执子之手、与子偕老的另一半,而是增加一些生活的体验和经历。

“我特别想说的是,我上节目是想给大家展示积极、乐观的运动员形象。运动员不是嫁不出去,不是找不到男朋友,我们只是想让自己的人生更精彩,不让自己后悔——当我们40岁、50岁甚至60岁的时候,我们能拥有一段美好的回忆。”许诺说。

从22日初登《非诚勿扰》的舞台,到本周五第四次亮相,许诺对男朋友的身高要求一直在降,仍没有牵手成功。但是,谁又能断言,此番走上篮球场之外的舞台的过程,不会让许诺在今后的人生中,收获更多的友情、亲情和爱情呢?

“上节目之前,我真没想太多,但没想到反响会那么大,甚至有网友叫我‘女神’、‘白富美’什么的。其实,我并不习惯这样,我很简单,就是一个会打篮球的高妹。”许诺说。

近来,江苏卫视《非诚勿扰》节目上,出现了一个亮丽的身影,她就是江苏女篮队员许诺。和平时人们印象中的运动员不同,许诺皮肤白净,身材纤细,打扮时尚,和台上大多数女孩子一样,只是因为她身材较高,才显得有些特别。

初登《非诚勿扰》的舞台,许诺的开场白是:“我叫许诺,身高1.95米,来自南京,我是一名职业篮球运动员,获得过两届全运会第二名,一届第三名,还有亚洲锦标赛第一名,世界青年锦标赛第三名……”

“开场白我真的没有特别去想,之所以那么说,就是想用最直接的方式,把自己介绍给大家。”许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。运动员特有的率真,让许诺一下子赢得了很多人的关注,社交媒体上,更是一片赞誉,之前并不为人熟知的许诺,成了大众和媒体关注的焦点。

“关注我的人一下子就多了,我是真没想到。”许诺说,“家人、朋友和队友都来问,不是很熟的人,也会发微信祝福我,或问问情况。熟悉的人,还会直接告诉我,在电视上‘脸大’或者衣服搭配得不好什么的。”

许诺坦言,第一次上《非诚勿扰》,因为陌生感,让她有些紧张,但随着越来越熟悉节目的流程,她开始从中体会到一些自己生活中缺少的东西,而这恰恰是她上节目的目的之一。

“到目前为止,一共录了8期节目,通过和主持人‘孟爷爷’以及两位嘉宾老师的交流,我对自己的生活和爱情观有了重新定位。其实在最开始,我也没有把《非诚勿扰》只当做一个相亲节目,它应该是一个生活类的节目,可以增长见识、开阔视野。”许诺说。

当运动员给大部分人的感觉是枯燥无味的,其生活轨迹不过是宿舍和训练馆两点一线。但是,诸如许诺这样的“85后”的运动员,已经不再是封闭的,她们的心态更加开放,不会被旧观念束缚,她们也想展示自己的另一面,《非诚勿扰》这样的沟通平台,则搭建起了这个桥梁。

“实事求是地说,我并没想着一定能在节目上找到男朋友,但运动员的圈子真的太小,找个合适的男友很不容易,我们为什么不多找一些选择的机会呢?”许诺向记者透露,到目前为止,她还没有在节目上发现心仪的对象,“我不会给自己划定一个界限,比如参加多少次后没有找到就放弃,我会一直参加这个节目的,因为我觉得这个节目对我帮助很大,但前提条件是,不能影响我的训练,因为篮球才是我的工作。”

上《非诚勿扰》让许诺很开心,这从她接受采访时的语气就可以听出来,她还给记者讲了一段上节目的趣事。“第一次上节目时,我竟然昏倒了!”一位职业篮球运动员,竟然会当场昏倒,让记者感到不可思议。“我也觉得很奇怪。”许诺说,“我从15岁打篮球,在球场上跑了多少个来回,从来都没昏倒过啊!后来,到医院一检查,原来是低血糖。我想了想,可能是因为我们一下子要录好几期节目,从早晨6点多起床后,一直录到下午,中午又没吃饭,饿的。”

《非诚勿扰》让许诺有了一夜成名的感觉,当然,被关注肯定也会带来一些困扰,许诺就告诉记者,她不喜欢被大家放进另外一个群体,“我上节目的衣服,都是我平常穿的,因为我平时也爱臭美。所以,我不喜欢外界觉得我很特殊,问我找男朋友难不难啊,平时怎么买衣服啊什么的。我想说的是,我跟其他女孩子没有什么不同,也要睡觉、吃饭、生活,我只不过是一个爱打篮球的高妹。”

许诺还说,在网络上,有人认为她上节目会耽误训练。对此,这个1987年出生的姑娘,表现出运动员特有的倔强:“我录节目都是在业余时间,教练、队友和领导都很支持我。我现在还想打篮球,还对篮球有热情,虽然我现在身体不大好,我也会出现在下赛季联赛的赛场上,不是为了证明什么,我就是想告诉大家,打篮球和上节目之间,并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,我可以上节目,也可以打好篮球,为球队做出贡献。”

许诺并不是第一个参加《非诚勿扰》的运动员,从足球运动员刘智宇、“枪王”江晖,到美女乒乓球运动员张丝丝、赛艇世青赛冠军徐蕊、皮划艇冠军许亚萍、原女足球员周雨薇等,许诺和她们一样,参与其中并不是为了出名,或真的在节目上找到执子之手、与子偕老的另一半,而是增加一些生活的体验和经历。

“我特别想说的是,我上节目是想给大家展示积极、乐观的运动员形象。运动员不是嫁不出去,不是找不到男朋友,我们只是想让自己的人生更精彩,不让自己后悔——当我们40岁、50岁甚至60岁的时候,我们能拥有一段美好的回忆。”许诺说。

从22日初登《非诚勿扰》的舞台,到本周五第四次亮相,许诺对男朋友的身高要求一直在降,仍没有牵手成功。但是,谁又能断言,此番走上篮球场之外的舞台的过程,不会让许诺在今后的人生中,收获更多的友情、亲情和爱情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