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讯体育讯 在布拉特宣布卡塔尔成功申办了2022年世界杯后,大多数媒体第一时间的评论基调就是:中国申办2026年世界杯的希望彻底破灭。但是值得一提的是,在韩国、日本等近邻媒体的观点来看,事情却并不是如此绝对。中国仍然有可能以“环太平洋地区国家”成为2026年世界杯的申办国之一,这也将可能是唯一一次使用泛洲际的概念举办世界杯。

在卡塔尔击败韩国、日本获得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之后,韩国体育媒体《日刊体育》出台了一份很有趣的评论。评论指出:“韩国为什么输给了卡塔尔,失去了2022年世界杯的主办权?因为受到了中国的影响。中国足协主席韦迪在几天前明确表示,中国希望申办2026年世界杯,而他的讲话给苏黎世的投票带去了极大的影响。国际足联对于拥有庞大人口、辽阔地域、举足轻重的全球经济地位、极高的足球发展潜力的中国一直有非常高的评价,如果中国有意申办世界杯,将使国际足联在转播权和比赛日收入方面获得前所未有的巨大收益。如果国际足联考虑到中国因素,自然不会让连续两届世界杯都在亚太地区举行。”

韩国媒体的这种观点,至多是一家之言。但韩媒的这种说法未尝不具备参考价值,至少“亚太地区”这个概念是人们一度忽视了的。那些普遍认为中国无缘申办2026年世界杯的观点指出,世界杯不太可能连续两届在亚洲举行。但是人们忽视了一点:卡塔尔作为中东地区的国家,虽然地缘上属于亚洲,但是却与泛亚太地区的中国有着截然不同的国际战略地位。而这些年,足球政区与地缘政区之间的关系,一直存在着诸多变数:地缘上属于亚洲的哈萨克斯坦和以色列可以进入欧足联,地缘上属于大洋洲的澳大利亚可以属于亚足联,因此单纯从地缘角度去考虑问题,有些过于绝对了。

在国际经济体系、战略体系里,中东地区和亚太地区绝对属于两个不同的地域,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。世界杯去到中东地区,与世界杯来到中国,对国际足联而言意义也截然不同。如果是在中国举办世界杯,那么既能帮助国际足联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,又能在一片世界上最大的“足球荒漠”里推进足球运动的发展。在中国已经证明可以办好一届成功大赛的前提下,这样巨大的附加价值恐怕是国际足联会好好思量的。

当然,中国要想申办2026年世界杯,也面临着诸多的难题,最大的难题就在于:自1954年、1958年世界杯连续在欧洲举办两届以来,直到2026年,长达68年时间里世界杯从来没有在一个大洲连续举办过两次,遑论是足球不发达的亚洲,中国若线世界杯,就是在挑战这个魔咒。不过,国际足联已经公开表示,世界杯不能在一大洲连续举办两次的限制早已废除,只是这层窗户纸还没有被彻底捅破而已。因此,如果中国能以“环太平洋地区”的全新理念来申办2026年世界杯,如果国际足联能够意识到“以大洲来区分”和“以地区来区分”之间的巨大不同,那么中国申办2026世界杯的希望就还没有彻底死去。

总之,在多极化世界的发展来看,洲际之分渐渐让步于地区之分,这是全球的趋势。因此,虽然卡塔尔获得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确实对中国申办2026世界杯形成了恶劣的影响,但是,中国申办的希望却并非100%的破灭。